多地法院已对中行原油宝案件立案 投资者仍面临较多困难

  来源:金融1号院 

  中国银行(维权)“原油宝”事件仍在继续发酵,而对于投资者来说,目前似乎有了曙光。“金融1号院”最新获悉,截至目前,已有多地区法院相继受理了“原油宝”投资者的诉讼,并对其进行了立案。但同时,投资者当前面临的问题也比较突出,虽然法院已立案,但开庭时间不确定,律师也不接受委托代理。

  多位“原油宝”投资者告诉“金融1号院”,在等待了较长时间后,法院目前已经对其进行了立案,但生活和工作仍受该事件影响,且开庭时间似乎遥遥无期。“此前答应代理诉讼的律师,现在纷纷拒绝了,拒绝理由不明确,对于投资者来说,目前面临的困难仍然较多。”

  有投资者5月份提交诉讼材料

  截至目前,已有近30个省份的地方法院发布了关于“原油宝”的公告。多数公告显示,“原油宝”投资者可按照诉讼标的额分类管辖,但北京和上海地区除外,适用对象为其省范围内中国银行“原油宝”客户。不过,对于投资者来说,诉讼过程并不顺利,按照最早向法院递交材料的时间推算,截至发稿已经过去了90天。

  刘先生于今年4月中旬购买了“原油宝”,仅在3天后便遭遇了国际油价负值行情,短短几日投资总额20余万元全部亏完,且倒欠中国银行资金。他告诉“金融1号院”:“我居住在陕西省西安市,也是通过当地中国银行分支机构进行了投资,在‘原油宝’事件发生后,中国银行相关人员并未及时与我取得联系,而是时隔多日后,向我征求意见是否愿意和解,但和解方案细则并未说明。”

  5月16日,刘先生向当地法院递交了诉讼材料,当时法院未给出明确回复,只是说“这个案件受理情况要与银监局的工作协调”。截至目前,已经过去了90天了。

  刘先生告诉记者,在过去的三个月里,曾去过当地的银监局和法院,进行了多次沟通,但给的回复都是“等过几天再说”。

  与刘先生相比,另有多位“原油宝”投资者诉讼进程有了新进展。

  同样是陕西省西安市的王先生,在6月1日便向当地法院递交了诉讼材料,目前法院回复他“已经立案了”。王先生告诉记者,在今年1月份,投资“原油宝”近30万元,4月20日便穿仓了,全部本金不仅亏完,还倒欠20余万元;在随后的时间里,中国银行相关人员对其进行了多次沟通,要求填补资金缺口。

  “在多次协商无果的情况下,6月1日我向当地法院递交了诉讼材料,过了几天法院通知说受理了,随后便立案了。”王先生向记者表示,虽然立案了,但法院还是想进行调解,而中国银行却始终没有人出面沟通。

  “金融1号院”根据王先生出具的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,对于该投资人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融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一案,该院已受理,日期为6月1日。按照王先生的说法,案件立案后,接下来便是等待开庭时间,但最终什么时候能够开庭,却没有具体时间,法院给出的回复始终是“等通知”。

  记者从公开信息查阅发现,按照今年6月15日发布的《中国银保监会行政处罚办法》第三章第二十二条规定,立案应当由立案调查部门填写行政处罚立案审批表,由分管立案调查部门的负责人批准。立案调查部门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九十日以内完成调查工作。有特殊情况的,可以适当延长。

  投资者称:没有律师愿意代理了

  记者从多位“原油宝”投资者处获悉,受该事件影响,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,其工作和生活受到了很大影响,且在立案前后,也遇到了较大的苦难,最直接的便是“目前全国没有律师敢代理了。”

  莫女士是湖南省衡阳市人,今年3月份在广东省东莞市投资“原油宝”,期初便投入了60多万元,目前本金全部亏完。她向记者表示:“此前根本没听过‘原油宝’,一点都不了解,3月9号去当地中国银行分支网点取保险合同,理财师便一直推销‘原油宝’,当时并未理会;但随后的几天通过微信、打电话等方式一直游说我,并表示没有任何风险,后来便少量资金投入。”

  莫女士介绍说,最初是盈利的,在这种诱惑下,前后总共投入了60多万元,几乎是全部积蓄,在这个过程中,甚至还把身边的朋友也介绍投资“原油宝”,不曾想,国际油价负值行情发生后,不仅本金全部亏完,还倒欠100多万元。

  “在负值行情后,中国银行相关人员与我沟通了几次,但都没有达成一致,7月31日我向当地法院递交了诉讼材料,法院建议先调节,但中国银行始终没有人出面沟通。”莫女士告诉记者,直到前几天,法院电话通知我:“现在已经立案了”。

  记者了解到,虽然多地法院已对“原油宝”投资者的诉讼进行了立案,等待似乎有了曙光,但他们仍面临较多困难:一是开庭时间可能还将无限期延后,生活和工作还将受到影响;二是此前答应代理的律师全部拒绝了,且没有任何律师愿意代理案件。

  莫女士告诉记者,“原油宝”事件后,不断有各方人员上门劝解,亦或是言语上进行攻击,甚至还有肢体上的冲突;现阶段,生活和工作都受到了影响。“现在没有律师愿意为我打官司了,只能靠自己搜集材料递交法院。”她说,此前答应代理诉讼的律师突然反悔了,新找的律师也都不愿意代理了。

  上述投资者刘先生也告诉记者,此前答应代理诉讼的杨姓律师,目前以“很多原因”为由,拒绝了代理请求,相关材料也一并退回。“杨律师说公司不让介入‘原油宝’案件,如果有想代理诉讼的律师,必须经过律师业协会批准才行。”刘先生说。

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鑫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polskielotniska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